<li id="0wuy2"><input id="0wuy2"></input></li>
  • <bdo id="0wuy2"><center id="0wuy2"></center></bdo>
    位置:游戲新聞網 > 端游熱點 > 正文 >

    B站:比我先倒下的會令我更“強大”

    2022年01月27日 19:23來源:網絡搜索手機版

    “弱小的人,才習慣嘲諷與否定;內心強大的人,從不吝嗇贊美與鼓勵”,兩年前的5月4號,B站和央視聯合推出的宣傳片《后浪》,引起了軒然大波。

    支持者認為它是五四精神的體現,生活的富足,時代的發展,國家的進步都在宣傳片里面,前浪拋頭顱灑熱血,總算讓后浪過上了好日子。

    反對者則在《非浪》、《入!、《韭浪》下報團取暖,告訴這個世界,海面表層兩米的浪花才是后浪,而浪花之下還有深不可見的萬米海底。

    在一片爭議聲中,B站破圈生長,瘋狂收割流量,股價由30美元暴漲到2021年初歷史最高點150美元。

    再之后,2021年整年中概互聯集體滑軌,B站也難以幸免,如今股價重回30年代,似乎觸發了敗者食塵,竟然沒有絲毫“變質”。

    B站董事長陳睿曾豪言:“中國的YouTube,從用戶生態上來說,B站最像!

    原先的小破站,18-35歲用戶占比78%,是妥妥的后浪群體聚集地,而如今2.67億的MAU(月活躍用戶),也足以讓B站成為企業中的前浪,對標YouTube。

    不過,股價一路暴跌的B站,三季度更是血虧26.86億元,讓許多人有了這么一個疑問:如今的B站,究竟是追趕YouTube的后浪,還是終將倒下的前浪?

    起家:用愛發電

    企業不用考慮營收問題是最美好的,就像初戀女友不要求你有房有車一樣。

    2009年,在AcFun的土豆服務器連續幾個月宕機后,A站成員陸續出走,搭建起了B站的前身——“Mikufans”。

    2010年,“Mikufans”創始人徐逸(bishi)將其改名為B站,不過,這次更名并沒有給B站帶來太多的實質性改變,此時的B站更像是ACG愛好者聚集起來的一個社區,而非一家公司。

    “用愛發電”是前期B站大多數用戶的共識,擁有共同愛好的年輕人聚在一起,他們可以接受B站是一個“小破站”,但對于“恰爛錢”的行為非常反感,不管是平臺方還是up主,想要變現都面臨巨大的內部輿論壓力。

    這樣的社區共識深刻影響了B站的商業模式,所以在早期B站,你會看見許多奇特的現象:承諾不加貼片廣告、免費贈送大會員、高準入門檻(轉正答題)、用戶主動維護社區氛圍(高等級用戶可以成為風紀委員)。

    圈地自萌的小破站維持了5年左右,直到2014年,辣個男人從成都來到上海,成了B站的董事長,B站終于開始在資本化道路上一路狂奔,一發不可收拾。

    風口:B站是什么不重要

    3年多時間能做什么?它能讓喊出“莫欺少年窮”的蕭炎打上云嵐宗,也能讓一家“游戲公司”,以對標YouTube的方式,在納斯達克成功上市。

    2014年5月8日,獵豹移動(前身為金山網絡)在紐交所掛牌上市,作為聯合創始人的陳睿得以實現財富自由,選擇功成身退,離開獵豹移動,全職投入到B站中去。

    陳睿從獵豹移動的隱退,也讓徐逸從B站董事長的位置上退了下來,早在2011年,徐逸就有意的放出股權,推動陳睿擔任B站的董事長兼CEO。畢竟,從商業經營專業性角度考慮,陳睿在2006年就已經是金山毒霸事業部總經理,而B站的初創團隊,包括徐逸在內都只是一群二十出頭的年輕人。

    這次董事長的交接棒,相當于阿里的十八羅漢,終于等來了風清揚(馬云)。陳睿+徐逸的組合被資本市場所看好,IDG資本給了數百萬美元的A輪融資,不到4年時間,2018年3月,陳睿再次在美國敲鐘,這次他的身份是董事長。

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inxingpme.com/duanyouredian/433551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!

    今日熱點資訊
    天天天操操操
    <li id="0wuy2"><input id="0wuy2"></input></li>
  • <bdo id="0wuy2"><center id="0wuy2"></center></bdo>